美国频打汽车关税牌 给欧盟脖子套上绳索

时间:2019-05-21 16:40:25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据法新社报道,特朗普5月17日宣布,将推迟6个月决定是否对进口汽车征收高额关税,同时美国正在与主要贸易伙伴进行谈判。特朗普原定在在5月18日最后期限到来时宣布是否对汽车实施25%的惩罚性关税,这令欧盟、日本、加拿大等感到担忧。

路透社则称,美方此举是为了留出更多时间与欧盟等组织与国家进行贸易谈判。

美频打汽车关税牌

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上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闪现”布鲁塞尔。5月13日,在访问俄罗斯的行程中,蓬佩奥突然取消前往莫斯科的计划,返身前往布鲁塞尔与欧洲领导人讨论“紧急问题”。美欧关系正经历多事之秋。

“这不是美国第一次延缓征收汽车关税。”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说,“上一次,在美国决定开征钢铝税后,特朗普政府就紧接着威胁说要开征汽车关税,其目的是逼迫欧盟在贸易问题上予以让步。最后,欧盟以同意重开所谓美欧贸易谈判为筹码,使美国没有马上开征汽车税。这一次,在美欧贸易谈判没有进展的情况下,美国又故技重施。实际上,美国已经将汽车关税当作一张牌,在关键时刻打出,以期对欧盟进行施压。”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外交研究室主任袁征表示,延缓汽车关税的征收是美国的缓兵之计。一方面,特朗普政府不想“全面开花”。目前,美国主要精力在对华贸易战上,延缓汽车关税的征收可以避免同时与大多数贸易伙伴开战;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正在推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在国会的通过,一味对欧施压可能影响其国会投票。但在6个月的时间内,美欧能否达成协议依然是个未知数,如果双方能找到缓和空间,关系自然会有所改善。实际上,由于双方分歧点过多,达成协议的可能性并不大。美国此次仅仅是策略性地延缓征收汽车关税。

据英国《泰晤士报》日前报道,默克尔此前表示,随着大西洋两岸在美国制裁伊朗等问题上的分歧扩大,“战后秩序的确定性”开始瓦解。随着德美因关税、气候变化和国防开支等问题发生冲突,默克尔在过去几个月对特朗普发出了一系列间接的指责。她还进一步呼吁,欧盟必须积累“与我们的经济能力相称的政治力量”,以便欧盟能够独立于其他大国采取行动。

严重分歧撕裂美欧

据法新社近日报道,两位美国国防部高官不久前致信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对“欧洲防务基金”等计划深感不安。这封信还警告说,美国可能以对欧盟的限制作为回应。信中说:“很显然,我们的欧洲伙伴和盟友不会欢迎美国实行类似的相互限制,我们也不会乐见将来不得不考虑这些限制。”

据美国《新闻周刊》5月15日报道, 至少一部分欧洲领导人不再将美国视为欧盟的主要盟友。例如,默克尔指出,美国在技术领域的主导地位对欧洲构成挑战。谷歌、脸书和亚马逊等美国公司长期主导全球市场,在一些引人注目的案例中,它们与欧盟在反垄断和监管政策方面陷入长期的法律战。

袁征指出,冷战结束以来,跨大西洋关系曾有过多次波折。现在来看,美欧关系依然处于不确定、不稳定的状态。双方的分歧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其一是北约问题。今年是北约成立70周年,但只召开了相关国家的外长级别会议,消息人士称,目的是避免领导人发生争吵。特朗普要求欧洲盟国增加军费开支等举动,是目前北约内部的主要冲突点。而自苏联解体以来,北约凝聚力下降已是不争的事实。

其二是经贸问题。特朗普政府奉行“美国优先”和贸易保护主义,要求重新就美欧贸易关系进行谈判,并且一味“以己度人”,这让欧洲国家难以接受。美国之前希望先与德国进行双边贸易谈判,但被德国回绝,默克尔称欧盟是一个整体。显然,默克尔希望通过整体谈判的方式,给予美国压力,削弱美国在经贸方面的优势。

其三是全球治理方面的分歧。特朗普政府屡屡作出的退群毁约举动,削弱了双方基于传统盟友立场的信任。近来针对伊核协议,双方分歧尤为明显。默克尔在接受《南德意志报》就表示,欧洲竭力维护限制伊朗核计划的协议,而特朗普单方面放弃了这一协议。

“美欧关系的变化还有深层次原因。”崔洪建说,“特朗普以反建制、非主流的形象上台,而欧洲主要国家领导人依然是所谓的建制派。双方的行为逻辑出现巨大差异,共识越来越难以达成。”

互信基础不断受侵蚀

据英国《卫报》网站5月15日报道,默克尔在其任内的最后一次欧洲议会选举前夕表示,欧洲必须重新自我定位,以应对美俄中这三个全球强大对手构成的挑战。默克尔在接受德媒采访时说,在面临从俄罗斯干预选举、美国对数字服务的垄断到中国的经济影响力等一系列挑战之际,欧洲必须更好地建立统一战线。

崔洪建表示,美欧目前在共同利益、价值观念上已经出现比较严重的分歧。这些分歧,又与国际形势的变动相互牵连,使美欧关系难以在短时间内重新定位。这个过程可能很漫长,而且会与国际局势相互影响。目前来看,美欧关系的变化,越来越受到第三方的因素影响。在贸易问题上,美欧贸易谈判会受到中美贸易关系影响。在安全问题上,美欧关系又会受到美俄关系影响。所以美国在处理美欧关系时,会考虑中国和俄罗斯的反应。而欧洲在应对美国时,也会考虑中国和俄罗斯的态度。

袁征指出,受到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政策影响,欧盟会采取相应措施,加强自身凝聚力,逐渐摆脱对美国的依赖,朝更加独立的方向发展。美国的对欧政策会影响这一变化的进程,但无法改变这种趋势。

“美欧的相处方式正在发生变化。”崔洪建说,“之前双方的矛盾和争吵是建立在互信基础上的‘内部矛盾’,但现在的相处方式则不断出现强迫和交易,互信基础不断受到侵蚀。欧洲试图采用多边主义方式来对付美式单边主义,但这难以解决双方正在出现的利益博弈和观念分歧。”

频道推荐